Oo笑容太甜oO/

巴塞尔协议Ⅲ


《第三版巴塞尔协议》确立了微观审慎和宏观审慎相结合的金融监管新模式,大幅度提高了商业银行资本监管要求,建立全球一致的流动性监管量化标准,将对商业银行经营模式、银行体系稳健性乃至宏观经济运行产生深远影响。

中国版

  1. 资本充足率的监管标准。一是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不低于5%、6%和8%。二是引入逆周期资本监管框架,包括:2.5%的留存超额资本和0-2.5%的逆周期缓冲资本。三是增加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附加资本要求,暂定为1%。新标准实施后,正常条件下系统重要性银行和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不低于11.5%和10.5%
  2. 建立杠杆率监管标准。引入杠杆率监管标准,即一级资本占调整后表内外资产余额的比例不低于4%,弥补资本充足率的不足,控制银行业金融机构以及银行体系的杠杆率积累。
  3. 建立多维度的流动性风险监管标准其中流动性覆盖率、净稳定融资比例均不得低于100%

4、贷款损失准备的监管标准。贷款拨备率(贷款损失准备占贷款的比例)不低于2.5%,拨备覆盖率(贷款损失准备占不良贷款的比例)不低于150%,原则上按两者孰高的方法确定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

 

资本充足率=资本/加权风险资产

资本=所有者权益±特殊项目   (如 银行一些特殊债务算作资本)

=核心资本+附属资本

核心资本=核心资本是金融机构可以永久使用和支配的自有资金,其构成如下:

(1)实收资本。实收资本是指已发行并完全缴足的普通股和永久性非累积优先股,这是永久的股东权益。包括国家资本、法人资本、个人资本、外                                   商资本

(2)资本公积(包括资本溢价(股本溢价)和直接计入所有者权益的利得和损失等(不应计入当期损益、会导致所有者权益发生变动))

(3)盈余公积(盈余公积是指企业按照规定从净利润中提取的各种积累资金。法定盈余公积+任意盈余公积(公司制企业的法定盈余公积按照税后利润的 10%提取))

(4)未分配利润

(5)公开储备。包括股票发行溢价、保留利润、 普通准备金和法定准备金的增值等。

附属资本=重估准备+一般准备+混合资本工具+长期次级债

加权风险资产=∑各类资产×相应风险权数

国际银行资本监管改革是本轮金融危机以来全球金融监管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匹兹堡峰会明确提出了“大幅度提高银行体系资本质量和资本数量”的改革目标。据此,金融稳定理事会(FSB)和巴塞尔委员会(BCBS)着手对资本监管国际标准进行改革。

新 协议此番引入超额资本概念:一方面要求银行应计提2.5%的资本留存超额资本(Conservation  buffer),用于吸收严重经济和金融衰退给银行体系带来的损失;另一方面各国可根据情况要求银行在信贷高速扩张时期,提取0%-2.5%的反周期缓冲 资本(Counter-cyclical buffer),在经济下行期用于吸收损失,以维护整个经济周期内的信贷供给稳定。

留存超额资本是确定的,银监会肯定要做,反周期缓冲资本是随机的,由监管者动态掌握。

留存超额资本(Conservation buffer):是指金融监管当局要求银行持有一定数额的高于最低资本要求的超额资本,用于吸收严重经济和金融衰退给银行体系带来的损失。若银行未能满足这部分超额资本要求,监管当局将采取限制银行利润分配、奖金发放以及资本回购等手段,强制银行满足这部分资本要求。

流动性覆盖率

流动性覆盖率(LCR,Liquidity Coverage Ratio)= 优质流动性资产储备/未来30日的资金净流出量,流动性覆盖率的标准是不低于100%

这个公式的意义:确保单个银行在监管当局设定的流动性严重压力情景下,能够将变现无障碍且优质的资产保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这些资产可以通过变现来满足其30天期限的流动性需求。

净稳定融资比率

是金融危机后巴塞尔委员会提出的另一个流动性监管指标,用于度量银行较长期限内可使用的稳定资金来源对其表内外资产业务发展的支持能力。该比率的分子是银行可用的各项稳定资金来源,分母是银行发展各类资产业务所需的稳定资金来源。分子分母中各类负债和资产项目的系数由监管当局确定,为该比率设定最低监管标准,有助于推动银行使用稳定的资金来源支持其资产业务的发展,降低资产负债的期限错配

2011年,中国银监会发布关于中国银行业实施新监管标准的指导意见 (银监发【2011】44号),首次在中国明确要求银行LCR和净稳定融资比率不得低于100%。